行业新闻

国家集采方案尘埃落定! “4+7”今年将上演第二季

2019-01-29

2018年对医药企业而言可谓相当痛苦,招标降价、两票制、营改增、一致性评价,刀刀见血。

2019年对医药企业将会更痛苦!以招标采购为例,药品价格将不再呈现温吞水式的螺旋下降,取而代之的,将是雪崩式下跌。对医药企业来说,在痛苦中是选择沉沦消亡还是选择置之死地而后生?

4+7只是序幕的开启,激烈的价格战还在后头。刚刚,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的通知(国办发〔2019〕2号)正式下发,再次明确了选择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和沈阳、大连、厦门、广州、深圳、成都、西安11个城市,从通过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对应的通用名药品中遴选试点品种,由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这基本上意味着,今年刚刚过去的4+7只是第一季,第二季招标好戏即将在今年上演。

无独有偶,还有一则消息令药企惊心:据业内讯息,两个素以“降价犀利”和“杀价不眨眼”著称的超级大省医保局已经分别先后组织进行了内部专题研讨会,研究2019年新一轮药品带量采购的相关事宜。虽然具体细则不详,但接近消息源的有关人士透露,4+7降价项目将成为重要参考依据。

那么,2019年,全国药品招标采购的背景与出发的动机究竟是什么?综合相关材料,笔者整理剖析如下:

药品招标降价将形成组合拳。

具体到价格管理方面,将在存量改革的基础上,从粗放管理转向内涵发展、从高速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即要大幅挤出药价水分,降低药占比,提高医疗服务收入,优化医保基金支出效率。

招标采购目录为用而采,动态进出。

一是招标采购的基础目录——医保目录将动态调整,各地增目录希望不大。

二是医保目录将与辅助用药目录形成呼应之势,采取“一打一压、一推一拉”的方式,在招标采购方面进行严格限制。

药品招标采购将继续深化改革。

国家组织的药品集中采购的试点区域范围将逐步扩大,在2019年的药品采购形态下,不排除国家探讨研究、组织形成招标采购的新业务政策。

药品信息大数据交互时代到来。

全国统一的药品采购、配送、结算一体化平台构建将继续完善,未来从国家层面将深入掌握涉及药品信息的整体数据,为研究药品价格的真实属性提供决策。

2019年, 药品招标采购又将呈现哪些趋势?笔者简析如下:

互拼低价、接近底价!——4+7项目传导效应扩大。

为了争夺非试点区域的市场规模,非试点区域将呈现企业自愿主动降价挂网的态势,并且降价幅度与最终价格超过4+7项目中选价格的现象将比比皆是,此价格将基本接近药企心中的底价红线。

国家版医保支付标准或难以出台。

预计地方将继续沿用各地的现有医保支付标准模式,有关方面在药品价格尚未呈现真实面貌的背景下,预计暂不会统一出台医保支付标准。但长远来看,“患者使用价格高于支付标准的药品,超出支付标准的部分由患者自付;患者使用价格低于支付标准的药品,按实际价格支付”将成为未来的趋势。

医院采购“一致性评价药品”呈现“过渡”阶段。

由于大面积推广一致性评价用药,在临床方面将不得不面对患者、处方的诉求质疑,因此,面对消费需求多样化,一致性评价的药品在医院采购将出现一定的过渡阶段。

功利性“分散化采购”现状暂难以改变。

近两年来,有极个别地方开展招标二次、三次采购,并不是出于公心为了节约医保资金,而是以招标之名行“垄断”之实:垄断配送商、垄断谈判商、垄断供应商。但在药品采购整体趋势尚处于调整的阶段,这种唯低价是取的二次、三次议价采购现象,仍然将大有市场。

有观点指出,只有理顺协调好医保、药企、医院、医生、患者五方的关系,药品集中采购的实施才能走向多方共赢!从目前来看,医保与患者的地位将位居首位,药企如何应对这种错综复杂的招标采购形势,仍然需要从包括源头上的存量资源清理整顿、药品招标方式的改变、临床用药方式改变和医保控费等几方面去综合研究判断。